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三幅“图鉴”说变迁——贵州“穿越时空”的脱贫印记

时间:2021-02-24 来源:贵州之窗

浩渺太空,卫星默默“凝视”着大地。中国西南山乡的沧桑巨变,都被尽收眼底。

千百年来,深山沟壑阻断了贵州与外界的联通,也让这里成为扶贫攻坚的主战场。党的十八大以来,贵州实现了从“全国贫困人口最多”到“减贫人数最多”的历史横跨。

赏景鉴图更闻不易。交通图、城镇图、产业图……昔日场景再次呈现出,变迁印记以求追溯,一个个挽回命运的故事也由此方知。

06:48

崇山峻岭间重写“交通图”

趁着雨后阵雨,25岁的苗族青年韦金水很快组织乡亲们复工。

在兰海高速轻谨扩容项目T12标段,有一群类似的“工人”。37人全部来自贵州20个极贫乡镇之一的从江县加勉乡,大多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其中还有17对夫妻。

加勉乡污弄村,韦金水的老家,时隐时现于云涛雾海中。打开卫星地图,月亮山一道道延绵的山脉,将这个苗寨紧紧“囚锁”。

贵州省从江县加勉乡新修的通村公路和桥梁(3月31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山里人对路十分渴望。几十年前,村民们自发性修路,那时缺少炸材,大家就用火烧石头,然后用水淋一下,高温的石头就不会裂开。

因为交通不便、生活贫困,韦金水读过初中就到广东学装修、贴瓷砖,但微薄的收益不能勉强为生。

脱贫攻坚战,贵州省交通运输厅整体帮扶从江县。2017年,加勉乡通往外界的公路启动改扩建工程,项目需要就近招工,返乡的韦金水积极报名。

“开始是去项目部贴瓷砖、修门柱。”韦金水笑着说道,腊了15天就花钱了6000元。

“不如你来纳个队伍,带着老乡们一起腊。”项目部希望他。可一开始,韦金水只寻找六七个人。“很多人会,我就手把手教他们砌砖、放线、沾水泥浆。”

在这过程中,韦金水自己也教给了不少公路施工技术,包括操作者挖掘机和装载机。

在政府鼓励下,韦金水牵头正式成立村级工程建设专业合作社,出了一名劳务队长,回来他修路、学技术的农民越来越多,平均值月工资4000多元。

韦金水(中)和他带领的劳务队员在兰海高速重遵配套项目T12标段工地施工(6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带村民找到出路,我也找到了梦想之路。”韦金水说,自己去年录取了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道路桥梁工程技术专业,还在继续学习提升,他想要带着这个班组修路修到全省各地、全国各地。

从江县交通运输局局长梁国本说道,从江的每座山、每丘田,都很漂亮,交通提高了,将为全县经济社会发展尤其是旅游产业奠下坚实基础。

拼版照片的上图为2020年3月31日,下地劳作归来的村民走在贵州省从江县加勉乡真由村新修的通村公路上(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下图为2016年12月3日拍摄的从江县加勉乡真由村的通村道路(贵州桥梁集团供图)。新华社放

从最边缘到最前沿,路是一部历史,书写着曲折与辉煌。贵州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是从江,最后一个通公路的乡也在从江。过去从江到省城贵阳要2天时间,现在乘坐高铁只要一个半小时、回头高速也只需4小时。

从江的变迁也是贵州交通大踏步行进的一个缩影。连绵的群山中,人们遇山凿洞、星期一水搭桥,县县通高速、组组通硬化路,正在为曾经偏远的生活,创造出有前所未有的坦途。

壮阔迁移中勾勒“城镇图”

路,连着城镇。沿“二十四道拐”抗战公路往东北5公里,是晴隆县城。县城再往东约4公里,是三宝街道阿妹戚托小镇。

“阿妹戚托嘞,阿妹戚托嘞……”只要晚上不下雨,小镇的金门广场上就有一群盛装的“姑娘”,围着篝火“踏地为节、以足传情”。

拼版照片的右图为2015年建设前的贵州省晴隆县三宝街道阿妹戚托小镇卫星地图图片(以公路为界:右为阿妹戚托小镇,左为晴隆县城);下图为2019年建设完成后的阿妹戚托小镇卫星地图截图。新华社发(贵州省测绘资料档案馆供图)

她们跳跃的“阿妹戚托”,原本只归属于大山,是三宝彝族乡姑娘出嫁时才跳的原生态舞蹈。

14岁开始学“阿妹戚托”的文安梅,从没想要过能把舞跑出大山。如今,她已是晴隆县阿妹戚托艺术团团长。

“以前在土坡上自娱自乐,现在广场中给成百上千游客演出。”睡衣的文安梅讲解,唱歌的100名群众演员,都是大山里迁往出来的贫困户。

搬迁户的孩子们在贵州省晴隆县阿妹戚托小镇参加文艺演出(2019年6月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笑容写在脸上,幸福刻有在心里。

文安梅的家乡三宝乡也是贵州20个极贫乡镇之一,还是全国罕见的易地扶贫整乡迁往地。只有一条盘山路通往外界,三宝坐落山巅,深谷环绕。

如今,全乡1233户5853人全部走出大山,住进配套齐全的新家园。现在繁华的小镇广场,过去也是沼泽地,旁边是几座石山。

贵州省晴隆县阿妹戚托艺术团团长文安梅(前左)在领舞(6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齐健 摄

“喀斯特山区用地条件有限,要把这块不适合居住的土地竣工宜居的新城,只能反复测量、削去峰堆谷,追加千余亩建设用地,把洼地勾勒成湖,依山势竣工一栋栋安置房。”晴隆县副县长封汪鑫说道。

围绕就业求学就医,三宝街道配建了300亩产业园,已入驻9家企业提供3000多岗位,设施教育园区确保从幼儿园至高中“家门口入学”,两个医院便利“家门口就医”。

而还包括产业用地在内,三宝街道规划建设面积1750亩,相等于再造一个晴隆老县城。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晴隆县城镇化率由搬迁前的28%提高至41%。

拼版照片的右图为2019年6月6日拍摄的贵州省晴隆县三宝街道阿妹戚托小镇新貌(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下图为2017年迁往前的晴隆县三宝彝族乡旧貌(无人机照片)。新华社放

“十三五”期间,贵州实行易地扶贫搬迁188万人,95%以上实行城镇化集中移往。全省新建安置点946个,累计建成住房45.39万套,整体搬迁贫穷自然村寨10090个,完全挪贫窝、换回穷业、折断穷根。

“新市民”进城,刺激了城镇消费、就业、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发展,大量劳动力向城镇集中于,为贵州县域产业发展提供有力承托,至2019年末,贵州城镇化率已相似50%。

高山坝区里刻画“产业图”

端午过后,贵州海拔最高的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双龙镇蔬菜基地,农民们正忙着采摘新鲜一季的西兰花。基地务工的100多名工人,大多都是来自周边乡镇的贫困户。

贵州新一佳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技术员石家福说,过去这里种土豆或玉米,每亩年收益只有千把元。现在种上西兰花、莴笋、辣椒、荷兰豆、白萝卜等时令蔬菜,亩产值平均超过万元。

这是贵州省威宁县雄山街道的温室大棚蔬菜基地(6月16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地处乌蒙山集中于连片特困地区的威宁县,交通闭塞、高寒缺水,长期是贵州“贫中之贫”。然而,高海拔、低纬度、日照长、温差大,特殊“禀赋”蕴藏新机。

扶贫攻坚,公路进云端、清水山上流,转变了边远贫困县的“方位”与“格局”,也让高原沃土渐渐“苏醒”。当地因地制宜发展蔬菜、水果产业,打造出优质高山冷凉果蔬基地。

37岁的威宁县玉龙镇新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何宪超,2019年易地贫困地区迁往到县城边的新区。“入城了,今后的生活靠什么?”看见县城边广袤土地的产业潜力,他邀约另外4名搬迁户共同创立合作社,承包400亩土地种蔬菜。

在贵州省威宁县雄山街道易地扶贫迁往就业基地,建档立卡贫困户何宪超(右二)与其他搬迁户在他们资源共享的蔬菜基地里合影(6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很多搬迁户,特别是四五十岁的‘很弱劳力’都能在基地农民工。有一份平稳收益,心里才更有底。”何宪超说,县里统一布局产业,土地、技术、市场都有政府给力支持,威宁果蔬正源源不断销往大西南、粤港澳和东南亚市场。

从高原荒坡到“云端”菜园,威宁的变迁,也诉说着贵州的探索。“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贵州土地零散破碎,农村祖祖辈辈种玉米,“样样都有,却样样都不成规模”。

2018年,贵州在脱贫决战中引发一场“大力发展农村经济的深刻的产业革命”,大力调减陈旧传统作物,重点发展蔬菜、茶叶、食用菌、中药材、辣椒、石斛、刺梨等12大特色产业,并“耕耘”产业自由选择、培训农民、技术服务、资金筹措、组织形式、经销接入、利益连结、基层党建“八要素”。

这是贵州省威宁县双龙镇蔬菜基地(6月17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乌蒙山区、武陵山区、滇黔桂石漠化区,高山与坝区交织的田野间,大地“调色板”不停地飞舞着色彩。

河谷种樱桃,坡地种茶叶、中药材、刺梨,山上养牛羊,林下搞生态种植和生态养殖,坝区种蔬菜、辣椒、食用菌……

田野“变奏”让厚土“生金”,2018年、2019年全省农业增加值分别增长6.8%、5.7%,连续位居全国前茅,两年间农村产业革命带动270多万贫困人口构建减免。

文字记者:王丽、齐健、向定杰

视频记者:吴斯洋、张月琳、杨文斌、何莉

新媒体编辑:谭慧婷

上一篇:黔西南州未来72小时、各县市区未来24小时天气预报-亮点黔西南 上一篇:贵阳投放500吨冻猪肉 平均每公斤不高于30元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收老板“感谢费”,黔西南州一副局长是这样摊上事的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