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一支业余队如何孵化了上海上港和贵州恒丰

时间:2020-06-02 来源:贵州之窗

“借壳上市”,这是在金融界的一个少见术语,许多企业通过收购另一家企业的上市公司身份来提供上市资格。“买壳”也曾是中国足球联赛的一个热门关键词,它常常是较低级别联赛球队在冲甲、冲超失败后,通过收购高级别联赛球队的资格,来达到升级的目标。因为不不存在直接的传承关系,和我们平时解读的出让、搬迁有一定的区别。

最知名的一次“买壳”事件就是2003年重庆力帆降级后,他们把云南红塔的中超资格买下,然后把自己的中甲资格转让给了湖南湘军,才得以继续参与2004年中超联赛。而在历史上还有一支名叫上海九城的球队,它存续时间不宽,但几经转卖却产卵出了两家如今在中国足坛响当当的球队——上海上港和贵州恒丰,在它的背后还有一个熟知的名字,朱骏。

朱骏

朱骏的职业足球体验

在入主申花之前,朱骏以自己企业名为,搞了个业余队叫上海九城。右脚了两年业余联赛后,朱骏的胃口也大了起来,他们并购了一支叫上海天娜的中乙球队,两支球队合并后依然叫上海九城,球员以天娜为班底,由一批极具潜力的年轻人及一些曾经叱咤风云的老将构成。在2004年中国足球乙级联赛中,九城队的进球数位居各队之首,以全胜战绩夺得冠军,已完成了冲甲目标。

朱骏喜欢自己上场踢球

2005年中期,上海九城更名为“上海联城“,以此与第九城市这家企业切割成,表明投资足球是朱骏的个人行为。

九城——联城队徽变化

然后就在当年底,上海联城宣布向上海群英足球俱乐部出让产权,也就是说上海群英这家新成立的俱乐部,买下了上海联城的中甲资格壳。球队以原上海联城的球员为班底,名将申思担任主教练,前国门江津、陈刚、小李清等人都在队中。

在处置了上海联城的中甲资格后,朱骏转过头来就买下了当时上海的一支中超球队——上海中邦的壳,进军顶级联赛。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朱骏卖中邦只花了1000万人民币翻身,中邦还获得了一年的球队冠名和胸前广告。2007年,朱骏又主导了上海联城和上海申花的拆分,联城这个名字就此消失在了中国联赛里。一直到2014年绿地接掌申花,才让朱骏退出了职业足球舞台。

申花球迷不满合并

上海群英的奇幻漂流到

收购了上海联城中甲资格的上海群英在2006年也有不少故事,俱乐部最先是认识了知名的羽绒服产商波司登,波司登方面准备拿下群英的冠名权,双方讲得都差不多了,结果却忽然黄了。最终,群英是接受了康博的赞助冠名,以上海康博的名义征战中甲联赛,他们在联赛里展现出一般。

2006年底,当时还在右脚乙级的安徽九方与上海群英方面进行了接触,希望能够收购群英的中甲资格。据当时的媒体报道称:“康博虽然进入足球只有一年,且在中甲也完成了保级,但是上海的两支中超球队已经让康博的生存环境越来越小,出让成为他们必然的自由选择。“

除了安徽,贵州方面也希望买下上海群英的壳。2月2日,上海群英在主教练申思的带领下,开始进驻贵州清镇红枫湖训练基地进行冬训集训,受到贵州球迷的热烈欢迎。一切都只待最终合约敲定,然后俱乐部就迁往到贵州去,并改名为贵州黔坤。

但这桩出让却没像媒体报道那样进行,最大的原因是贵州方面没钱。根据当时投资方和上海群英的协议,贵州方面必须在1月支付500万元人民币首笔费用,并在4月结清剩下300万元的费用。

2007年3月,在贵州方面无力支付500万的款项后,九城置业的董事长、上海市足协副主席李文壅接手了这个盘。李文壅是一位狂热的体育爱好者,他本人也在体育圈身兼多职,但就是没并购一支球队。当时,他出价3000万元和西安国际讲并购,想让国际队返回上海,但陕西方面坚决拒绝后才把目光锁定在了上海群英身上。

李文壅(右)

李文壅通过旗下的七斗星商旅入主上海群英,俱乐部更名为了上海七斗星,申思、江津等人依然在队中,彭伟国则出任了该队的领队,刚刚退役旋即的祁宏兼任技术顾问。而贵州黔坤与上海群英的官司也成为了当年的一个热门话题。

七斗星的国脚阵容

为何又出来一个中邦?

上海足球的历史上,中邦是一个绕行不开的名字,中邦老板卫平也是一位十分热衷足球事业的人,在足球圈三进三出有,堪称一段传奇。

正式成立于2001年的大连赛德隆在2003年时,因为足协判断其与实德系有关联,被迫远迁珠海,出让给了珠海安平。2004年,中邦接掌珠海安平,球队改名为珠海中邦。2005年,珠海中邦成功冲超强。俱乐部搬迁到上海,变更为上海中邦,一年后,中邦被朱骏买壳,中超资格给了上海联城,这时候的中邦离开了足球圈。

2007年,上文提及的上海七斗星在中甲联赛中夺得了第8名,最有趣的是他们在赛季末屡屡败给了广州广药和成都谢菲联,必要送两队冲超。尤其是10月13日七斗星对阵成都谢菲联,近四万名球迷在成体中心把体育场城外了个水泄不通,七斗星队被这样强大的气场压制而连丢四球,直到最后才因为对方的虚弱打进两个挽回颜面的进球。

成都谢菲联对阵上海七斗星

由于种种原因,七斗星俱乐部在2008年进行了出让,中邦集团重回足球圈接掌出征中甲,但是俱乐部又从上海整体迁往了无锡。曾经率领珠海中邦保级的名帅马良行取代了申思,兼任该队主教练。

无锡中邦

2009年,无锡中邦回归上海,沦为了第二支上海中邦队,为了和之前的上海中邦有一个区分,这支球队被叫作上海浦东中邦。

2010年底,中邦老板卫平作出了一个根本性决定,就是参与到上海全运队的培育中。那一年,上海体育局对上海足球进行了资源整合,徐根宝的根宝青训出人,中邦方面获取联赛资源,把根宝93/94年龄段的球员和中邦梯队的人构成一支新的上海中邦队,参与2011年中乙联赛,通过空战来为2013年全运会练兵,这支球队的主教练就是后来多次带队打全运会的成耀东,球员里包括了贺惯、杨世元、李圣龙、林创益等人。

上海全运会夺标

中邦卖壳产卵出有上海上港和贵州恒丰

因为新正式成立的上海中邦队将出征乙级联赛,这也迫使中邦不得不放弃原先的中甲球队和中甲资格。卫平一度回应,他愿意以1元的价格转让中邦这个中甲的壳。 实际上想要买中邦这个壳的俱乐部不在少数,最终出手的是贵州智诚。

2010年中乙联赛半决赛中,贵州智诚队功亏一篑,最终冲甲宣告告终。倒数三年的冲甲失败,让当时还算得上财大气粗的贵州智诚俱乐部失去了继续呆在中乙联赛的冷静,再加贵州球市火爆,政府也非常支持足球,他们最终斜下一条心买壳冲甲。2011年初,贵州智诚以50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上海中邦队的中甲壳,不过运气觉得不好的是,他们在中甲命运坎坷,6月份的时候主教练王海芳出车祸遇难,球队士气打击巨大,长期名列倒数,升降级附加赛不敌福建骏豪,就右脚了一年又降级回到中乙,2012年再次冲甲顺利后,2013年又一次降级。

2015年,由于沈阳中泽退出,贵州递补返回中甲,同年恒丰集团入主,球队改名为贵州恒丰智诚。2016年,贵州恒丰智诚以黎兵为总经理兼任主教练,励精图治冲超强成功。2017年底,贵州恒丰智诚通过内部股权转让,更名为贵州恒丰,智诚的名字从此也消失在足坛。

贵州恒丰智诚

新的上海中邦则是作为中乙球队参赛,那一年,在中乙联赛里有不少像中邦这样的球队,比如四川川大、温州葆隆、河北依林山庄(后来的华夏幸福)、陕西杨家城根等都是通过中乙联赛来锻炼全运会的队伍。

2011年和2012年,上海中邦分别获得了中乙的南区第5和北区第6名,成绩不能算是一般。2012年底,由于上海东亚冲超成功,根据双方签定的协议,东亚可以无条件交还在中邦进行培育的球员,上海中邦也完结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东亚系由的球员们回到了上海东亚,与89/90的师兄们一起出征中超。后来上海东亚集体出让给了上港集团,也就是今天的中超冠军俱乐部上海上港。

“买壳”并非是中国足球特定历史时期的类似产物,它一直伴随着中国职业足球的发展。客观来说,当时中国足坛频密经常出现的买壳和出让造成了不少球队的消失,球员们无法在稳定的环境中低收入,也影响了整个中国足球的基础建设和社会口碑。但随着联赛体系的完善,中国足协也实施了相应的规范。加上大家对于投资足球的认识和投资环境的变化,“买壳“在近几年的中国足坛已经十分少见,不少球队宁愿从中硕大打起,也想直接买壳。但这段历史,无疑是中国足球发展探索的一段绝好故事。

上一篇:胆儿大!贵阳市观山湖公园里,一只山斑鸠在路边淡定的溜达 上一篇:遵义供电:构建“村电共建”服务模式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首次披露!与“贵州虎”有关的“毒瘤”问题整治,得到高层批示肯定

图文欣赏